我说张立和他的新装饰绘画

2014-06-13 14:19:00来源: 作者:王殿祥
分享到:

我和张立兄不算老友,却是好友。一直想对他和他的画说点什么,写点什么,但因苦于公干,更苦于对他的画的别具一格,深邃神秘,一时难以做出概括而未能如愿。2014年4月22日,我在由济南去淄博出差的列车上,理了理思路,公务完成后,写下了下面这段文字。

     我和张立兄不算老友,却是好友。一直想对他和他的画说点什么,写点什么,但因苦于公干,更苦于对他的画的别具一格,深邃神秘,一时难以做出概括而未能如愿。2014422,我在由济南去淄博出差的列车上,理了理思路,公务完成后,写下了下面这段文字。

    跟张立兄相识,缘于工作。那时我正接手主编《山东资本市场》杂志,稿件自不必细说,单是如何在美编上再上层楼,就令我颇费思量。正在这时——大概是2011年的春月——张立兄带着他们山东黑白广告公司的客服部经理孙秋月,不约而至地来到了我的办公室。高高的,憨憨的,略带忧郁,有艺术气质,这是张立兄留给我的第一印象。当时,我询问了他和他们的公司都是给哪些单位做美编,并看了他带来的由他们设计、美编的几本刊物,心里大体有了数。尔后,我正襟危坐地谈了我们刊物的内容、风格、数量、时效乃至纸张,又正襟危坐地请他们公司报价。次日我就接到了报价,不用说,正中下怀,我心里窃喜。编辑好稿件后,我接着发给了他们公司,没想到他们如期把美编过的刊物发到了我邮箱。

    打开页面,我眼前不禁一亮,果然不错!还有很高的性价比呢。我心里踏实了。


 

    说老实话,我是不懂画的,仅略悟美感,尽管在大学时粗学了点美学,尽管也常看看画展,翻翻画册。

    随着工作的愉快合作,我和张立兄的友情也渐渐加深起来。那天,我表达了我想一观其绘画风采的想法。不久,张立兄就带着他的一幅斗方,静静地来到了我的办公室。请再允许我说句老实话,当时,我对这幅画是“不屑”的。什么呀,小旦的身段,小旦的行头,小旦的眉眼,为什么偏偏长出一个毕加索的“鼻子”啊?还花里胡哨的。尽管如此,人重情义嘛,我还是把画摆在我办公室显著的位置,耐心地观看,细心地品味,缓慢地认识,时间久了倒是咂摸出些许味道来。如果不是毕加索的“鼻子”呢?如果不是这种色彩呢?如果不是这种风格呢?或许就没有这种张力!或许就是平铺直叙,难逃旧臼!

 

    记得那是2012 3月,春意料峭,咋暖还寒。我和我的同事孙素美,应张立兄之邀,去他在伊凡艺术馆举办的个人画展。俗话说,好酒在藏,好诗在酿,好画在品,好友在交。一步入展厅,自己就有一种似曾相悦,相见恨晚的感觉。小旦的造型,树下的生机,飞动的色彩,着实美得让人晕眩!更有一幅叫做《寻找》的画作,尤其令人感动,令人联想,难以释怀。这分明是对一个时代的追忆、思考和概括!细看,也难怪,此画是张立兄的入选11届全国美展的作品。我又不禁窃喜,我这远不懂画的人,居然还有这么点眼力,哈!更难怪,张立兄原来是中国艺术家协会首推画家,是中国艺术家协会一级画家,开创了“新装饰绘画”的画派!

    当晚,我久久不能平静。综合张立兄画展的题材、技法和思想,一首以《寻找》为主色调的也叫做《寻找》的小诗萦绕在心。不怕诸君见笑,请耐心听我唠叨一遍,也权当是对张立兄通过良苦的酝酿、构思、创意,给大家呈现美感和思索的回报。小诗是这样写的:

    寻找,寻找斑斓的憧憬/哨鸽在湛蓝的天空畅翱

    寻找,寻找涌动的春潮/低头把胸前的发辫缠绕

    寻找,寻找壮美的情怀/欣然向漫天的红霞微笑

    寻找,寻找迷惘的思绪/心结像无助的扁舟飘摇

    寻找,寻找舒展的眉宇/残雪被天际的春雷融消

    寻找,寻找所有的岁月/唯有那年轻的白杨不老

 

    随着彼此了解的加深,深感与张力兄趣味相投,通过微信,我竟斗胆地与他对画坛“大家”搞起艺术批评来。当然,我对张立兄的画作也没“放过”,“横挑鼻子竖挑眼”的。不过我对他大学毕业时轰动全校的画作《非洲》,尤其充满敬畏之情。饥饿,贫困,绝望,期盼,入木三分,跃然纸上!

    不难想象,我与张立兄的交流是坦诚、通畅的,感情是真挚、愉悦的,工作上自然配合默契,“珠联璧合”。既没耽误正事,又交了朋友:既工作有了起色,又有意外收获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 转眼到了20144月,张立兄在他的母校山东工艺美术学院举办“张立·新装饰绘画展”。本来我是要参加画展开幕式的,因小有公务缠身,未能成行,甚是遗憾。品张立兄的画,这样的“盛宴”岂能错过!记得是一个周末,风和日丽,我推开杂事,几经周折,驾车观展。

    校园葱绿,一派生机。明媚的春光里,一幅巨大的京剧脸谱画作冲击眼帘。流光溢彩,活灵活现,哦,这是就张立兄的特质,这就是张立兄的风格,心中不禁叫了一个“好”!

 

    步入展厅,细细品味,我又替他人心生嫉妒。这怎么不叫人嫉妒呢?看吧:飞天系列灵动飘逸,不舞自翩;追溯系列色调厚重,令人沉思;自然系列爽爽朗朗,意趣盎然……我与张立兄在展厅交谈,对他赞美时,张立兄又不乏谦谦君子之风,不住且真诚地说:过誉、过誉,小装饰画而已、小装饰画而已,滴水哪敢比大海。

    毫无疑问,张立兄的画作,在造型上是夸张、变形、概括的;在构图上是和谐、丰满、呼应的;在色彩上是强烈、鲜明、华丽的;在线条上是率意、有力、灵动的;在思想上是深邃、跳跃、神秘的。过于写实有意思吗?难道能比得上“莱卡”相机?过于逼真有意思吗?难道能比得上现实中的人物?愚以为,画的生命力在于通过夸张、变形、抽象,融入创作者的情感和思想;在于勾染出一种全新的意境和境界;在于呈现出丰富的内涵和张力;在于表达出画中有“我”,“我”启他人;在于透射出理想之美,大美之美。这一点,张立兄想到了,也做到了,而且是成功地做到了!尽管张立兄还有更辽阔的天空,还有更深厚的大地。在这里,我想格外说明的是,以上的看法仅仅是一种美学取向,赞美了山,不是否认了海,同样,赞美了海,也不是否认了山,仅仅是审美取向的一种而已。

在展厅临别时,我凝思片刻,在张立兄本次画展的留言薄上欣然写道:

色彩与灵动的融合,现代与古典的融合;

瞬间与情节的融合,感觉与深邃的融合。

    常言道,秀才相交纸半张。张立兄之与我,他没有请我喝过一杯酒,我没有请他吃过一顿饭;可他送给我了他自己的作品,送给了我美感,而我则无以回报,我只能谨把这段粗陋的文字送给他,把这段纯净的友情送给他。张立兄,如蒙不弃,可要笑纳哟。

读懂了画就读懂了人,读懂了人就读懂了画。我完全有理由相信,随着时光的流逝,我与张立兄会更加成为好友,也自然会成为老友!

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2014.4.23凌晨于淄博


本文相关新闻
分享到:

初审编辑:

责任编辑:鲍翔

网友评论